本文讨论的内容贯穿整部电视剧,如果您不希望被剧透,建议不要阅读本文。
我在没有被过多剧透的情况下一天内看完的全片,还没有去看任何影评和评论。本文观点仅是一家之言,欢迎讨论。
本文仅基于电视剧《开端》。

本文涉及剧透的电视剧:

  • 开端
  • 我是余欢水
  • 3年A班-从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质-

《开端》电视剧海报

《开端》讲了什么

《开端》讲述了男女主角遭遇公交车爆炸后,一次次穿越时空回到事件发生前的时间段,试图逃离、自救和救人的故事。

一开始主角努力想逃离公交车,想了很多办法都会被阻止,后来提前下车后也会因为别的事件或者自己报案被卷入事件中,又因为循环的事情太过离谱导在公安局内被盘问时候的证词根本不被相信。

这样即使远离了事件发生地,也会在两人都睡着后回到事件发生前的公交车上,这时他们才意识到可能要找出凶手解决这件事才能停止这些循环。

过于完美乃至魔幻的结局

《开端》的结局是主角们终于查出携带炸弹的人,并且找到了ta的犯罪动机,联合了警察和车上的其他乘客,制服了罪犯并且化解了其心结,没有人因为这起事件受伤。

很多人说不喜欢这个Happy Ending,不喜欢这样大团圆的结局。

我不太清除他们说的结局是哪一部分,是最后两集的案件解决过程,还是最后几分钟交代的车上乘客集体被公安部门表扬、奖励,同时他们每个人都解开了各自的心结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我也觉得最后这几分钟有点完美到魔幻的感觉,但同时有感觉这个结局有点熟悉。想了一会儿我想起来了另一部剧《我是余欢水》

我是余欢水 海报

影片主角余欢水是个遭遇中年困境的男人,工作不顺利还被自己的徒弟顶撞,家庭生活不和谐连老爸都不怎么关心自己,在社会交往中也是唯唯诺诺小心谨慎。
终于有一天,他被确诊了绝症,从此以后他开始放飞自我,怒对同事、同意离婚、见义勇为、成为模范代表,可就在这时候他又得知自己没有绝症,胆小的性格和对谎言被揭穿的恐惧又回到了身上。

影片的最后余欢水家庭幸福、工作顺利、邻里和睦,可以说是顺利到了极点。电视剧的最后一幕里余欢水肚子走在路上,内心里独白:

我曾无数次想要离开这座城市,离开这里的喧嚣、拥堵、雾霾,还有虚伪。当我真要告别它的时候,我只能把每天当成最后一天来活,如果没有明天,一切似乎简单了不少,人所有的痛苦、纠结,就是因为还有无数个明天。

那辆救护车之后发生的一切,是真实的吗?还是那只是我的幻想?

我认为创作者用了一种类似戏谑的方式描绘了一幅荒诞的场景。

而《开端》和《我是余欢水》同样是正午阳光出品,也同样是导演孙墨龙作品。

同为讨论网络暴力的电视剧《3年A班-从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质-》

这部《开端》讨论的网络暴力的问题和一些荒诞的气质,让我不由想到了一部日剧,《3年A班-从此刻起,大家都是我的人质-》

三年A班 封面

《三年A班》中,老师突然把一群三年A班的学生关起来,让他们找出同学自杀的原因,不然就挨个杀死他们,并且对这一系列行为进行直播。

结局的时候真相大白,老师并没有伤害那些孩子,搞出这样的直播是想让社会关注这件事。那个自杀的女孩正是因为忍受不了网络暴力选择走上了绝路。

在整个过程中,同学们也经受了网络暴力,人们通过一些支离破碎的信息给这些他们素不相识的人下定义。

《开端》的结局中,爆炸案凶手的女儿在公交车行进过程中要求下车,下车后被路过的卡车自己撞飞身亡,作为父母他们不知道女儿遇到了什么问题非要下车,另一方面又看到女儿的事情被网上的人剪辑、嘲讽,难以接受之下决定在女儿出事当天同样的时刻同样的地点,用让一车人陪葬的方式报复社会。

这两部剧可能都会给人“小题大做”,过于戏剧化,说教味浓的感觉。但是我觉得可能是我们对网络暴力的认知太过缺乏。

我们一般认知中的仇恨最大的可能就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网络暴力就是被人说几句,是否被影响还得看自己的处置态度,甚至都不如抑郁症。但是痛苦是不能量化比较的,它既不能在不同人身上对比,也不能与别的痛苦对比。痛苦真实发生在人身上的,痛苦的程度只有本人才能感知。

在网络暴力事件中,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只是表达看法,受害者活着的时候声讨这种人该死,受害者伤亡后又觉得网爆的人应该去死。每个人都觉得自己不是坏人。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和施暴者。

创作者想要的不只是Happy Ending

下定义是一种简化的认知过程,我们对一个不熟悉的人贴上一个标签,比如“河南人”、“程序员”,然后套上脑子里这个标签的特性,这样可以使与人交往变得简单,同时也把人的复杂性抹除掉,甚至是模糊了人性。

公交车上的乘客之间通常不会有交流,我们只会用第一眼的印象下定义贴标签,来决定和这些人短暂的交集中如何相处。

开端 公交车群像海报

戴口罩抱着包看起来鬼鬼祟祟的小哥,其实是个中二的正义少年,包里是救助的小猫;总是拿着手机拍来拍去碎碎叨叨的小伙,是一个有些热心过头的希望通过自己传递正能量的主播,同时也被同事同行记恨;抱着个小包的大妈有的循环里唠唠叨叨,更多的时候热心救人总拿出自己包里的急救药品 ...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往,有自己的难处,有自己的期盼和愿望,影片并不是结尾的时候强行让他们突然奋勇反抗,而是在一次次循环中展现他们的困难和善良,才能让最后的通力合作更加合理。

我觉得创作者可能也是想表达,不要轻易给人下定义,去发现人的复杂性,尊重别人,才能防止网络暴力。

从这个角度出发我觉得这部剧创作者想要的可能不只是大团圆的结局,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有圆满的结局。